新闻资讯
光伏投资进入分水岭 峰谷源的新战略

“限电”、“补贴拖欠”、“规模指标限制”被称作压在地面光伏电站上的三座大山。与之相对应的是,国家给予了分布式光伏诸多的优惠政策,并提出到2020年要建设60GW的目标。

正如上市公司猛狮科技旗下江苏峰谷源储能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鹏所说,“近两年随着国家对于政策的调整,分布式开始变得有利可图,或者说已经成为光伏投资的热点,在全国范围内,今年以后有望成为一个分水岭,分布式光伏有可能将全面超越地面光伏的装机量。”

 

 

 

光伏投资进入分水岭 分布式光伏迎来新风口

根据《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我国将大力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到2020年,建成100个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园区内80%的新建建筑屋顶、50%的已有建筑屋顶安装光伏发电。由此可见,今后我国分布式光伏增长潜力无限,并有望持续推动我国光伏产业稳步发展。

据了解,2017年第一季度,全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达到721万千瓦,与2016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集中式光伏电站新增装机478万千瓦,同比下降23%;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243万千瓦,同比增长151%。

分布式光伏的发展趋势一路从2016讨论进了2017年。经过多年蛰伏,分布式光伏正在迎来属于自己的“风口”。业界普遍认为,炙手可热的分布式将在2017年迎来大爆发。

光伏行业走势从集中到分布式发展,是由光伏特点决定的。迄今,光伏市场存在上网电价下调、弃光限电、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2017年预计将突破600亿元等问题,并且这些问题随着地面电站发展继续伴随左右,短期内这些问题也难以解决。同时,地面电站主要靠领跑者计划拉动,本身装机量已比较有限。在这一系列因素催生下,更多的新增装机就要靠分布式去实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空间巨大。农村所有的屋顶大概有2亿户,假设每户装5000瓦光伏系统的话,一年的发电小时可以达到1—1.5万亿度。此外还有大量的工商业屋顶,今年分布式新增装机可能在3-4GW左右。如此推算,中国分布式光伏市场到2020年以后就具有发6万亿度电的承载能力。

在周鹏看来,分布式本身靠近用户端可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做到100%消纳,对于电网而言压力较轻。再有国家政策是分布式发展的催化剂;分布式光伏的弱点相对于优点来讲,以前大家认为分布式光伏太小,从投资来看比较不划算;但现在来看,国家政策大幅度调整之后分布式就变得有利可图,或者说成为了光伏投资的热点,今年以后正式成为一个分水岭。

这也是能源十三五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路,就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更注重就近消纳、就近利用,分布式完全符合此项原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因而,尽管光伏产业整体形势不如去年,但分布式光伏正成为一个突破口。

虽然光伏行业迎来了新的增长点,但是“弃光”问题依然值得警惕。数据显示,一季度光伏发电量214亿千瓦时。全国弃光限电约23亿千瓦时,宁夏、甘肃弃光率大幅下降,分别为10%、19%,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约10个和20个百分点;青海、陕西、内蒙古三省(区)的弃光率有所增加,分别为9%、11%、8%;新疆(含兵团)弃光率仍高达39%。

如何减少光伏发电弃光率,让光伏发电更好地服务用户,是一直以来的大难题。“十三五”期间,我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新增投资将达到2.5万亿元。有专家表示,储能产业和分布式光伏等细分领域将成为“十三五”期间能源领域最具爆发力的产业。随着分布式光伏与储能技术的成本不断下降,“光伏+储能”将有较大发展空间。

 

多方需求的碰撞“分布式光伏+储能”空间无限

储能将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分布式光伏?储能是“新能源发展的瓶颈,也将是光伏尤其是分布式光伏的命脉所在”,对于艰难起步的中国分布式光伏,意义更加深远。

根据NavigantResearch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由于独立的分布式光伏系统的价值有限,“分布式光伏+储能”在未来10年内将成为全球光伏市场的新热点,主要应用于居民住宅、商业建筑和边远地区的离网供电。预计到2026年总装机可达27.4吉瓦,市场规模达到491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总装机约为12.9吉瓦,市场规模为231亿美元。

在专家看来,储能能够提高风、光等可再生能源的消纳水平,支撑分布式电力及微网,是推动主体能源由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更替的关键技术,也是构建能源互联网,促进能源新业态发展的核心基础。未来新兴产业的发展,如新能源并网、智能电网、电动汽车的发展瓶颈都指向储能技术,因而市场潜力巨大。

储能作为新兴产业在我国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我国政府部门对储能的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在逐年加强。

储能在没有依靠任何外力、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锂电池价格刚刚做到了盈亏平衡点,峰谷源周鹏说,当一个行业能达到盈亏平衡点的时候,那么这个行业就到达了爆发的前夕了。

据周鹏介绍,目前储能在等两件事,一个是储能政策,另一个是行业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下降。

周鹏认为储能补贴肯定会下来,这是国家十三五规划还有国家领导人在讲话中曾多次提到的。新能源发电如果没有储能的支持,弃风弃光现象会长期得不到有效全面解决,尽管这个现象不能完美解决,但是我们可以把它控制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但是由于储能的先期投资比较大,补贴就非常必要了。并且储能是发展新能源的排头兵,如果国内企业不能自己发展好,那么市场就会拱手让给国外的企业,比如特斯拉。

目前储能行业已经进入大规模投资的第一阶段,尤其是当储能达到盈亏平衡点,大量投资开始进场。目前主流投资机构可能还在观望,但是产业资本基本都已经进场了,像猛狮、南都、比亚迪、CATL、银隆等产业方早就开始布局,预计在今年年底产能会开始进一步集中爆发,那个时候,价格肯定会降下来的。

周鹏坚定的说:“我是非常看好储能市场的,即使政策不下来,到了今年年底,在产能方面,储能也将会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应用端,也有很多家企业布局投资储能电站,像杉杉、南都、猛狮、银隆、力神等,这些都会让储能更快的发展。”

 

光储新时代成就的新企业

分布式光伏需要提高消纳,需要更友好地接入电网,提高电网可靠性,这离不开储能的支持;同样,储能也需要更加快速实际的落地应用,而分布式光伏正好为储能提供了用武之地。

分布式是全球能源革命的必然趋势,分布式时代的到来,对新能源企业的业务布局和市场格局产生了颠覆性影响。在光伏+储能日益走热的情况下,企业如何应对呢?

周鹏认为,光伏是新能源的一个重要阵地。峰谷源在光伏行业的特点是储能企业在做光伏,有储能的特色。目前,分布式光伏+储能形成微网,这不论对电网还是用户来讲都是非常好的。对于电网来说,电网调度得到了很大的优化,对于用户来讲电能质量和供电的稳定性都得到了提升。

峰谷源真正的核心是储能技术,从储能技术的底层即原理层的研究到储能应用层的开发,比如小型储能产品的应用,户用到户外的都有;同时更主要的是峰谷源在大力开展储能系统集成,可以根据用户的要求搭配不同的储能系统方案。从储能产品到储能逆变器再到系统集成和光伏电站的建设运维,峰谷源全部予以涵盖。并且依靠着猛狮科技在电池制造和清洁电力业务板块的优势,峰谷源可以在光伏+储能发展的道路上提供最专业的解决方案。

周鹏介绍说:“在商业模式上,峰谷源以合同能源管理为主,根据投资占比来分配收益,不管是削峰填谷的收益还是余额消纳的收益。还有就是业主投资,我们提供系统的保障及运维。第三种是我们作为第三方,受其他储能方案公司委托做系统,然后BOT给他们,他们与用户直接接触。当然,目前我们还在探索新的模式。比如在用户端,能源管理和监控技术可以向用户提供电能优化方案,再深一步就是能源互联网,我们通过收集发电及用电数据,经过我们的集控中心等环节形成若干个微网,最后形成能源互联网,到时我们可以变成一个负荷中心,也可以变成一个发电中心。这是一个方向。”

周鹏表示,今年峰谷源将在三个方向发力。第一:针对户用储能产品,加强海外渠道建设;第二:储能(微网)系统集成技术升级及方案推广,这里面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电站级的储能,另一个是工商业级的储能;第三:以光伏电站为主的清洁电力的开发、投资、建设、运维等,当然核心还是技术开发和EPC。

我们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中,需要不断变革的思维企业才能生存发展,尤其是当一个行业正在兴起但是还没大规模盈利的时候,谁能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就有可能占领制高点,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不仅有技术进步的内在要求来推动,而且有着极为重要和深远的社会意义。